宝蓝小鱼

我有一个朋友

我们相识十三年了。那年还是青葱的十二岁,炎热的夏季,连风都是热的。刚上初中的我们,在操场上体验人生中第一场军训。我总觉得小时候是不怕热的,整日在太阳底下,也没觉得有多累。入眼都是新奇的玩意。那年的小城虽小,但学校在当时来看也算是条件非常好的了。有个大大的操场,中间是绿油油的草皮,四周围着红塑胶的八道跑道。一切都是新的,新奇的操场,新奇的教官,新奇的人,当然也包括新奇的她。那时的她,留着寸头般戳起来的短发,两手插在裤兜里,是个不折不扣的假小子,看起来坚强又勇敢,帅气又不失风度。


她爱唱歌,爱写文章,爱看书,一身的文艺范儿,跟她假小子的形象也忒不符。听的歌是周杰伦,看的书是韩寒,写的是青春年少的梦想。我学的第一首歌是她教的。那是暑假前的最后一个夜晚,我们在寝室中间的地上铺上一层凉席,四个姑娘并排躺在上面,合着窗外的电闪雷鸣的伴奏,唱着周杰伦《最后的战役》。还唱着“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,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”,是了,电闪雷鸣来得正是时候。轰隆隆压过了我们唱歌的声音。后来不论她会唱什么歌谁的歌,而我却只会唱几首,只因为那是她一句一句教的,记得牢靠。


那时的她常说的一句话便是,我是从来不哭的人。少年不知愁滋味,只当那是玩笑话。后来初中的三年中,确实没见她哭过。也许因为那三年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光,所以时隔久远,就不记得她哭的模样了。不哭,曾经我以为那叫做过得开心快乐,长大后才明白那叫做坚强。


我们都是小县城里小乡镇里最普通的人。家里不够殷实,却也是不愁吃穿的。能去读了我们那时的中学的,要么是有钱的孩子,要么是成绩还算优秀的孩子。我大概算是中间吧,成绩不算差也不算太好,不算有钱,也不算没钱,凡事都是个中庸就好。她,应该也是这样吧。因为我我觉得我们有着相同的境遇,所以才毫不犹豫的成了朋友。虽然中间不乏猜忌,挑拨,怄气,难过,我却从来没想过不和她做朋友。可当现在想起来,就算当时是一样的,这么多年的时光、我们却早已不同了。


高中,她去了别的学校,按照那时的评价,她就读的高中升学率比我现在的好。况且她的姐姐,表哥也是那里毕业的。姐姐去了上海财经大学,表哥大概是清华北大的料。她去了那里,住在表哥家。可我知道,那三年她肯定过得不算好。小孩子大概总是讨厌寄人篱下的吧。那时的她总是忽胖忽瘦,胖的时候是因为表哥家不准她剩饭,还要她吃很多,美其名曰多补补,不剩饭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她没有拒绝。瘦的时候又因为学习压力大,自己又要强行减肥强行运动。忽胖忽瘦,是常态。因为那时候还没有普及手机,于是我们每周都会互相写信,述述衷肠。可是我还是看不到她的生活,不知道她到底过得好不好。后来觉着,大概是过得不好的吧。因为像我这样的人,只会死读书,没什么思考,却最后在高考后去了重本。而她,博览群书,出口成章,倍加努力,却只去了二本。我们相约着一起去上海读书的梦,就这样在现实中破灭了。可是还好,即使过去了六年了,我们依然还是朋友。我觉得很满足。


后来分开得太远,信也写得少了,到后来就再也没写过了。可是有了手机,有了微信,却比从前更近。但走的路却越来越远。


我是没受过什么大苦的。读了大学,后来想着要去日本留学,就一个电话,请求了下母亲大人,便同意我去了。虽然生活琐事不断,烦心伤心事也不是没有,但总觉得没一件能比得上她的苦的。她越来越坚强,比起曾经的“我不会哭”这句话,现在的她更能淡然的拿起一支烟,抽一抽,平淡的说出自己又有什么烦心事了。以前就听着当听故事一样就过去了,却从不知道那些事给她带来的苦,因为她总是半开着玩笑似的说出来,总让人疑上几分。比如高中时,她总吵架的父母终于离了婚,她说真好,不用再吵架了。又后来,大学时她喜欢上了一个女孩,跟我们开玩笑的说,我没有男朋友可我有女朋友啊。这话当时对我来说就是半信半疑,可后来回想起来,那些应该都是真的。之所以半开着玩笑的说出来,其实是无比害怕和我说实话的吧,我应该相信的。可是不管她喜欢男孩还是女孩,对我来说,她还是她。后来这个女孩却不要她了,伤了她的心,离开了她。我隔着千山万水听说这件事的时候,总想着要是我在,我就帮她骂骂那个可恶的女孩子。但我知道她不恨她,毕竟现实如此,跟一个有钱的男人,总比跟着她强。还比如她开始抽烟的时候,我也是震惊了的。表面云淡风轻,可是我知道那是因为她太难过。


她说的那些残忍的现实,我是从来没遇到过的。我的生活简单而单调。上上学,打打工,看看电视剧,即使后来我也谈过了恋爱,伤心了两回,却也没有那么消沉过。


如今,她用半年时间边工作边学习。考过了司法考试。去了上海,立志要做个律师。如十年前一样,我对她依然是佩服得五体投地,那心里的狠与绝,比十年之前更加利落。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。那些都是我不在的那些年,她慢慢累积起来的东西。本来就坚强的她,现在更是无坚不摧的心性。


我总想着,她那么坚强,那么努力,那么有才华,却为什么总是那么不幸。家庭破裂之苦,爱上同性的无奈之苦,其后又是失去爱情之苦,再然后为了替母亲还欠下的债,不得不努力赚钱,转行为律师,努力拼搏之苦。这些事我基本上都没有经历过,只是在旁远远的看着。


之前看过一些玄学的文章。里面说我们灵魂都是经历着转世轮回,我们所受的苦,其实是为了灵魂得到更高的升华。那我这世没有受那么多苦,是因为我的灵魂不需要升华,还是说上辈子已经经历过了?那么来世,她是不是就能过得很安逸,很幸福?哦,不对。不要来世,就今生今后的日子,对她好一点就够了。对我来说,她真的已经够好够好了,她的灵魂闪闪发着光,足以是个温柔而强大的灵魂了。


可是还好,十三年了,我们还是朋友。